今日華語電影 今日外語電影 電影影評 電影經典臺詞
地方網 > 娛樂 > 電影 > 今日華語電影 > 正文

一位導演的自述:疫情持續 影視團隊能做些什么

來源:澎湃新聞 2020-02-10 07:28   http://www.147933.live/

原創 萬千 三明治

文|萬千

2月1日,一紙紅頭文件宣布在新冠疫情期間,所有影視制片公司、影視劇組及影視演員應暫停拍攝工作的通知。我們采訪了“三明治”群體中的一位電影導演。他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,曾拍過最近網絡流行的一些影視作品,他也正帶領一個團隊進行創業。作為導演、連續創業者和一家小型影視機構創始人,他說:“如果在這個時候,你不焦慮自己和家庭成員的健康,那么作為一個創業者,你就要焦慮你整個團隊的生命是不是健康?!?/p>

以下是他的自述:

今年的賀歲檔票房定格:0

每年過年的時候,影視從業人都有一個強迫癥,就是每小時會刷貓眼專業版App好多次,查詢實時票房。在過年前,我們一幫電影人還在打賭,賭今年賀歲片哪部電影的票房是冠軍。

現在你去刷,那個數字不動的,就這么一直定格在 0 上面。

年前的票房冠軍是《誤殺》,到大年初一,票房冠軍還是《誤殺》。這現象已經持續了一個月了。

說實話,我們行業的寒冬從2018年收稅、2019年大量片子播不出來、被延檔等事件就已經開始了。2020年年初,受到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影響,中國的影視界不是進入“寒冬”,而是從“寒冬”一下子掉到了冰河時代。

關于近期暫停拍攝電影電視劇這件事,我們比公眾知道得略早。在大年三十的時候,我了解到有一些劇組還在跨年拍攝,當時就看到有些演員在嘀嘀咕咕,說怎么還不停拍?到了初一、初二之后,絕大部分的劇組都已經停工了。然后我就看到廣電總局發的紅頭文件,限制了所有劇組的拍攝,“誰拍誰負責”。

可能普通觀眾不太了解,所有劇組拍攝都有收聲的要求。收聲,意味著要把現場所有的門、窗全部堵住。你可以想想,在一個空氣密閉的情況下,幾十個人處在同一個房間里,在疫情爆發的時刻是非常危險的。

而且在拍戲現場,化妝師給演員長時間化妝的時候,臉是需要貼得很近的。雖然專業化妝師會戴上口罩,但是在非常時期,這種距離的接觸還是很危險。而且演員演戲的時候肯定不能戴著口罩演吧,即使不拍吻戲,就連正常地說話,兩人離的距離也很近。

而且本身拍戲也是聚眾?,F在一個小劇組的規模也有個一百來人,大的劇組至少要兩三百人以上。所以如果不禁止的話,很容易出事情。這我是很理解的。

但其實停止拍攝,不意味著我們完全就不能工作了。作為編導,我們的工作一般分為前期、拍攝同期和后期三種情況。當疫情爆發的時候,有兩撥人是暫時還可以工作的,前期和后期。前兩天,我的一位編劇朋友說了一句比較幽默的話,“編劇是影視行業唯一還可以開工的工種”,因為編劇們平時也都習慣了自己在家寫劇本,可能是全中國最習慣自我隔離的一群人了。

但當我把這句話發了朋友圈之后,有個做后期的老總就來和我投訴了,說:“你沒有考慮到我們后期公司,我們也是可以工作的“,后期包括為影視劇做聲音和做畫面等工作的人員。

但其實編劇和后期,也都有一個問題:如果這筆訂單做完了,后續還跟不跟得上?

實際上,這場疫情無非就是好、壞兩個估計。好的話,可能是國家特別給力。一個月之內控制住了。壞的話,我想再壞這個疫情也不會久過春天的。氣溫升高,應該情況會有所好轉。如果真的持續到春天結束,三、四、五月還停擺的話,對整個行業的影響豈不是非常巨大的嗎?

在疫情爆發之前,

得虧行業的寒冬已經到來

我們團隊這三年來的規模,本身就是在逐步縮減。從幾十個人的規模,逐步縮減到十幾個人的規模。在現在此刻,團隊成員剛好十個人。半年前,我們還在上海一個影視園區里有一個三百多平米的辦公室,每月的房租要交七萬塊。2019年中旬,我們做了一個決定,把辦公室搬到復興公園邊上一個商住兩用樓里,租金成本減少非常多。

但是規??s減的同時,團隊的產值竟然沒有任何縮減。特別搞笑的是,去年公司還盈利了。這在之前還未有過。

現在很慶幸自己提早做了決定。所以在疫情來臨時,我們并沒有裁員,或者做經營策略上的重大調整。在疫情爆發之前,得虧行業的寒冬已經到來。

不過因為疫情,我們在工作上也做了一個調整。

原先通知的是大家2月10日復工。但后來想了一下,為什么我們要和所有公司湊熱鬧呢?在返工潮里或者上班通勤路上,會發生什么,這事情是不可控的。因此,我們一開始決定把辦公室里的人員分成三個小組,每組派一個人,一天有一個人來值班就行了。其他人都在家里,先觀望一段時間。不然現在辦公室面積也不大,十個人天天在辦公室里戴著口罩的畫面,想象起來也還是挺危險的。一旦發現有誰出了問題,只會更影響工作。而且,規定辦公室同時不能有超過三個人在一起。后來,因為疫情膠著,我們決定再觀察一周,干脆連第一周的值班都取消了。

然后我作為負責人,每天還是會去公司,采取“約見制”辦公。如果我要見什么人,就單獨約聊,最好電話?,F在感覺,一個人的辦公室還是很愜意的。

這個工作模式可以體現我們前期影視行業的特色。目前工作尚未進入到拍攝階段,很多事情還能遠程處理。但春節檔那么多電影延期,其實對后面要拍攝和上映的戲來說也是非常不利的。我也有一部戲會在2020年中旬開機,其實是蠻緊張的。因為我們的主要收入、事業的發展,都和這些戲有關,如果開不了機,就會是大問題了。

在疫情這個突發事件面前,我的第一個觀點是自然主義的,人類太焦慮也沒有用,要識相、自覺,順應天時。另一方面,寒冬比往年來得更漫長了,我現在能做的就是延長自己的冬眠時間,但是要想辦法儲備好充足的糧食和水。

比方說,影片如果開不了機,那么廣告片是不是可以多拍一點呢?我作為一個導演,這兩天也不得不和各種各樣客戶、廣告機構聯系,發發賀年片什么的。說實話,機會都是要自己跑動的?,F在不讓線下拜訪,但好在有微信,可以在網絡上多拜訪一下客戶,了解對方有沒有預算、原定的拍攝計劃有沒有變動等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絕望有用嗎?沒有用。只有行動,而且只能比以前更加積極地出去行動。在一個公司里,老板往往是第一生產力。我把自己想象成一個原始社會的獵人,當經濟好的時候,你可能蹲在那里,天上會掉好多大雁下來,但現在我們要走出去好遠,去打獵,才能發現一只羊。

說到底,現在的心態應該要更務實。有飯吃,有戲拍就不錯?,F在不是你挑活的時候。一些不需要署名、可以單純展示你拍攝技巧的商業作品,不僅有收入,而且又不會影響你創作的履歷,這不是更好嗎?

我有一個在做日語教育機構的朋友和我說他們公司就兩個人,所以在疫情爆發后,他們對公司發展一點都不擔心,兩人把課停掉,互發工資,可以堅持半年到一年的時間。他曾經經歷過2003年的非典,總結出兩點經驗:

1.在這場疫情里,體量特別小的組織,可以生存下來,就和恐龍時代一樣;

2.生存下來,熬過六個月之后,業務會迎來爆發性的增長。

這是我從他身上得到的啟發。我覺得文藝界也是如此,此刻一定要體量小,然后活下去,就會迎來新生。

所有變化只會加速到來

我自己是土生土長的上海人,這個春節也都和我的家人一起在上海家里度過。

我太太每天晚上12點在“盒馬”搶菜,早上7點又設了鬧鐘在“叮咚”上搶菜,最近常常搶不上。我也很著急,據說喂動物的大白菜有點緊張,今天回去我得搶購白菜了。

從疫情爆發之前到現在,我可能屬于這座城市里少數每天都要出門的人。因為我在公司里飼養了一些昆蟲,本來公司里有個小伙子答應幫我去喂養,但是疫情爆發后,他媽媽不讓他出門,我覺得這樣也是對的。所以就我自己每天開車去一趟公司,給蟲子們喂吃的。

從我家到公司,路程不遠,開車大概一刻鐘時間,全程不接觸其他人。昆蟲們每天的食物是大白菜,一般一棵大白菜夠它們們吃一個禮拜。過年前,我一共囤了三顆大白菜,心想一定夠的吧。我的公司本身放假時間比其他公司長,原定2月3日上班。

但是誰想到,現在還剩下一棵大白菜就不夠了。

除了導演身份之外,我還是一個持續創業者,曾經做過一段時間的互聯網公司。所以我不管在公司經營,還是在生活、育兒方面都是焦慮的,是典型的“三明治”群體。

最近這段時間,如果你不焦慮自己和家庭成員的健康,作為一個創業者,你就要焦慮你整個團隊的生命是不是健康。在未來一段時間里,肯定是很難熬的。我看到有一篇文章里,有人說“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“,說實話,我覺得這句話是有點在散布焦慮了,但對我們這些小老板而言,還有什么更好的形容呢,沒有了。

在1月20日賀歲檔還沒因為疫情撤檔的時候,我發了一條朋友圈,當時還寫明了這是一則“妄語”:現在哪家視頻網站,砸點錢把某部春節檔影片票房給包圓了,也就是原來兩部大劇的錢。然后打廣告號召觀眾在家里看,中國奈飛(Netflix)也就順勢成了。

后來很多人去我這條朋友圈下面留言,說仿佛是徐崢導演聽到了這句話一樣。我想肯定不是的,可能是光頭們的想法都差不多。徐崢那么聰明,他肯定能想到?,F在看來,字節跳動就是吳三桂入關,在大家相持不下之際,突然以自己的資金優勢殺進來了。

再后來,很多電影界的同行、發行公司開始發聲,說這樣不公平,分走了傳統院線的一杯羹。我個人覺得這很正常。全世界都存在網絡播映和院線播映的爭奪,不是在中國出現的單獨現象。奈飛(Netflix)在世界上也遭受不少國家的抵制。

這件事情本質上又和進化論很像。當老百姓知道過年可以在家里吃著水果,和家人圍坐在一起看電影之后,難道不會覺得這是多了一種渠道享受服務嗎?

當然,傳統的院線不能完全被取代,它有社交和很多別的層面的價值。但是我認為這是一種趨勢,而這次疫情是催化劑,它突然把中國電影的網絡播映往前推了一大步,但是暫時不會有質的改變。因為現在業界有一個觀點,網絡播放電影的票房還支撐不起大電影的投資。大投資電影需要好多個億票房,相當于需要很多個觀眾付6、70元的電影票才能收回成本,如果網絡播映只收取五六塊錢點播費,或者靠平臺收取會員費是遠遠不夠的。

今天看到一句話,我覺得不管是電影還是疫情后的商業動態,它都是很好的注腳:“所有的變化,不會因為任何事件的發生而停滯。相反,它們只會加速到來?!痹瓨祟}:《一位導演的自述:我們的行業從寒冬進入冰河時代 | 三明治》

閱讀原文

新聞推薦

文藝界推出抗擊疫情主題MV《堅信愛會贏》

新華社北京2月2日電(記者白瀛)“為了你/我拼了命/哪怕面對槍林彈雨/隔著生死的一道門/我保證不離不棄……”中國文學藝術界...

相關推薦:
猜你喜歡:
評論:(一位導演的自述:疫情持續 影視團隊能做些什么)
頻道推薦
  • 沙漠小城新事多
  • 長三角G60科創走廊工匠聯盟成立
  • 勞模工匠當“講師”
  • 首臺全國產主軸承盾構機在蘇州順利始發
  • 衢寧鐵路開通運營
  • 熱點閱讀
    媽 不要再說方便食品不健康了... 25 排座次 郭德綱解讀人情世故... 9月新LOOK 用“長安鬧市”擁抱“金九...
    圖文看點
    鄉里鄉親
    劉昊然彭昱暢尹昉組最強后浪 勵志電... 當“后來”遇到“那時候”... 當田間地頭的民間舞蹈,遇到高校專業的...
    熱點排行

    河南快三和值走势图 1分快3破解器 7乐彩杀号技术2元网 国内正规期货配资平台 河南体彩11选五走势图 湖北11选5预测结果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 皇家软件时时彩手机版 云南11选五5开奖结果前三组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 一 广东快乐十分平台